争夺 2300 亿美元财富管理权,特斯拉 CEO 马斯克“核心圈子”爆发内讧

7 月 17 日消息,在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围绕推特发起数百亿美元竞购之前,另一场关于如何管理其 2300 亿美元巨额财富的内部斗争也悄然爆发了。前职业赌客伊戈尔・库尔加诺夫(Igor Kurganov)成为马斯克慈善捐赠的高级顾问,而其财富经理、为收购推特提供资金的关键人物贾里德・伯查尔 (Jared Birchall) 则希望将其赶出局。

现年 48 岁的伯查尔是个不苟言笑的财富主管,他已经成为马斯克的主要副手之一,两人关系非常密切。在这位特斯拉首席执行官的日常轨迹中,伯查尔为其提供了许多至关重要的建议。但与此同时,马斯克也越来越依赖一位新顾问,即现年 34 岁、俄罗斯出生的前职业赌客库尔加诺夫。在新冠疫情爆发期间,库尔加诺夫留在马斯克的住处,他们经常聊至深夜,讨论这位世界首富应该如何利用自己的财富,他建议通过被称为“有效利他主义”的捐赠方式来帮助拯救地球。

尽管库尔加诺夫没有金融或安全方面的专业知识,但突然之间,他在这两个领域都成了马斯克的核心决定因素。库尔加诺夫从伦敦搬到了得克萨斯州,并任用新人加强了马斯克的某些安全元素。没过多久,马斯克告诉伯查尔,他被这位年轻人的理念深深吸引,需要他管理自己的慈善捐赠事务。这意味着,马斯克的巨额非公开财富(目前约为 2300 亿美元)将被分流出去一部分

伯查尔注意到了这种情况,他告诉自己的老板:“埃隆,你最好不要那样做。”这两名心腹之间的较量,以及他们为获得马斯克更多信任而进行的争斗,让我们得以一窥马斯克核心圈子里非常混乱的内幕。正如马斯克出价 440 亿美元收购推特所揭示的那样,这位创业者可能很容易做出快速选择,而他可以像做选择题那样迅速地逆转这些决定。如今,这笔交易变得岌岌可危,马斯克正试图退出,而推特则起诉他要求完成收购。

显然,马斯克受到了交易员、下属和不断变化的朋友组成的团队的轮流怂恿,这些人的精力和私人财富都与他们同马斯克关系是否密切息息相关,这些人也都是与马斯克有过合作的人。两名核心圈子成员明显为马斯克指出了完全相反的方向。

去年冬天,马斯克在两人之间找到了平衡。他允许库尔加诺夫管理价值 57 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马斯克承诺最终将把这些股票捐赠给慈善机构。马斯克总资产的其余部分仍在伯查尔的管辖范围之内。然而,据说这种权力分配并不是两人争吵的核心。

终极代言人

作为一个拥有巨额资产的人,马斯克在慈善领域却并不引人注意。与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 (Bill Gates) 和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 (Jeff Bezos) 等科技大亨相比,马斯克几乎没有具体的捐赠战略

最近 12 个月可以获取的信息显示,马斯克的私人基金会在 2020 财年捐出了 2360 万美元。《福布斯》富豪排行榜显示,这笔钱约占马斯克净资产的 0.02%。尽管马斯克被认为最看重他的私人顾问,但自 2016 年以来掌管他巨额财富管理权的人始终是伯查尔,他是马斯克核心圈子里任职时间最长的人之一。

伯查尔发挥了相当于马斯克“终极代言人”的作用,帮助其事无巨细地处理大大小小的问题。伯查尔毕业于杨百翰大学金融专业,在美林工作了 12 个月时间。他后来被解雇,因为该机构在一份提交的文件中称,他“在未经管理层批准的情况下向客户发送信件”

伯查尔最终进入了非公共财富领域,并在 20 多年前与马斯克相识,当时他在摩根士丹利的南加州办事处担任购物顾问。据与马斯克关系密切的人士说,在这位特斯拉联合创始人手头拮据的时候,伯查尔帮助其从融资金融机构获得了大量贷款,从而给马斯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大约六年后,马斯克创办了个人经纪公司来处理他的个人现金事务,当时他委托伯查尔来管理这家公司。

不过,伯查尔为马斯克所做的工作有时会让雇主陷入公开争议和诉讼中。在一名英国探险家批评马斯克为营救 2018 年被困洞穴中的青年足球队所提供的物资后,伯查尔根据法庭记录文件雇佣私人调查员对其进行调查。马斯克随后在推文中称他为“恋童癖”,尽管他后来道歉,并提到这是个玩笑。这位洞穴探险家在洛杉矶联邦法院以诽谤罪起诉马斯克,但未获成功。

除了管理马斯克的财产之外,伯查尔还是其隧道挖掘公司 Boring Co.的董事以及马斯克脑机接口创企 Neuralink 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的目标是制造思维植入物,可能被四肢瘫痪患者用来管理个人电脑或不同的物品。

当马斯克在 2020 年宣布将从加州搬到得克萨斯州时,伯查尔也把家搬到了那里。自那以后,他已经成为马斯克在得克萨斯州首府与公众见面的最密切联系渠道,他负责企业事务,并代表马斯克出席各种场合。奥斯汀半导体生产商 Silicon Valley Labs 前首席执行官泰森・塔特尔(Tyson Tuttle)表示:“你能联系到的其他与马斯克关系密切的人都不会回你的电话,只有伯查尔例外。”

加入马斯克基金

库尔加诺夫先是在社交场合与马斯克相处愉快。他出生在俄罗斯,从 4 岁起搬到德国并在那里长大,父母都是商业工程师。在 20 多岁的时候,库尔加诺夫成为扑克专家,并享有一定声誉。其他扑克玩家说,自从 10 年前,他开始享受拉斯维加斯的高风险锦标赛,并不断获胜。2012 年,当库尔加诺夫在蒙特卡洛获得 108 万欧元奖金时,开始名声大噪。玩家们说,他经常被认为是个咄咄逼人的玩家,并得到了其他人的尊重。

其中一位叫丹・史密斯(Dan Smith)的玩家说:“库尔加诺夫非常愿意打牌,也愿意做出大动作。”虽然他在拉斯维加斯待了很长时间,但其形象却与那里的刻板印象不符。一位认识他的人说,他通常会被拖入冗长的哲学对话中,因为人工智能(AI)正在扑克中兴起。库尔加诺夫认为,有可能构建出 AI 程序,它甚至可以击败人类扑克冠军。

在 2015 年接受采访时,库尔加诺夫提到他正在为扑克玩家开发一款会计应用程序。此外,他还联合创立了名为 REG 的组织,旨在帮助扑克玩家、梦幻体育游戏玩家和金融专业人士,根据存档的网页找到准确的慈善机构来捐赠他们的奖金。该组织的核心是高效利他主义,这是一种给予策略。

扑克玩家们表示,库尔加诺夫的社交生活围绕着他的长期伙伴、扑克玩家丽芙・博瑞(Liv Boeree)展开。博瑞与唱片艺术家格里姆斯(Grimes)是长期的好友,后者与马斯克于 2018 年开始相恋。大约在那时候,博瑞成为马斯克在推特上关注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根据扑克评论员乔・斯台普顿(Joe Stapleton)的说法,博瑞对此欣喜若狂。

此后,这两对情侣开始集体消磨时间。马斯克和库尔加诺夫都喜欢参加“火人节”,这是两人通常都会参加的沙漠庆祝活动。与此同时,博瑞与格里姆斯保持安静,两位女士都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合照。博瑞没有回复置评请求,记者也无法联系到格莱姆斯。

在被介绍给马斯克认识后,库尔加诺夫很快从扑克牌中退出,他私下赢得了成千上万的奖金。然而,他的扑克会计应用并没有获得成功,从他所托管的金额来看,REG 仍然显得无足轻重。该组织在其网站上提到,它在 2019 年引导了 310 万美元的慈善捐款,这反映了所有受到其显著影响进行的捐款。具体数量无法独立核实。

疫情来袭时,库尔加诺夫和马斯克走得更近了。库尔加诺夫提出了一种富有想象力和先见之明的策略,通过这种策略,他或许能够帮助马斯克把他对科学的好奇心和他的巨额财富结合起来。马斯克被认为对新概念非常好奇,他对库尔加诺夫所提的策略前景很感兴趣。为此,他为库尔加诺夫提供了一份工作,负责审查他的基金会的拨款申请。马斯克搬到德克萨斯州后,库尔加诺夫和博瑞很快收留了他。

负责“捐赠决定”

从扑克行业退役两年后,库尔加诺夫在马斯克基金会有了正式的电子邮件账户,并受到许多慈善机构的密切关注。当时,他与非营利性组织 Explore Mars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卡伯里(Chris Carberry)取得了联系。该组织试图筹集 60 万美元,以帮助一个阿富汗女性机器人团队撤离

库尔加诺夫对这个价格持怀疑态度。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关于价格方面,我想知道具体费用是多少。除了机票费用,我想还会有额外的成本,而且总成本与人数呈正比关系。”卡伯里对此感到失望,但并未放弃。在另一封电子邮件中,他给一家附属公司写道:“我们在最近与库尔加诺夫进行了有效的合作,他负责日常的捐赠决策。”

然而在伯查尔看来,多人分管马斯克的财富不可行。从法律上讲,库尔加诺夫是捐赠项目的负责人。他发现,尽管库尔加诺夫只是个新人,但突然之间,他对马斯克的资金有了巨大的影响。伯查尔还意识到,美国联邦调查局 (FBI) 的一名特工已经开始对库尔加诺夫进行初步调查,这是其工作的一部分,目的是调查海外力量对美国企业的干预。不过,库尔加诺夫没有被指控有不当行为。知情人士说,伯查尔担心马斯克可能会被卷入联邦调查。

今年春天,伯查尔再次坚持自己的观点,反对库尔加诺夫加入。在伯查尔看来,让库尔加诺夫在马斯克承诺捐赠的 57 亿美元股票中担任核心角色不合适。在此期间,在马斯克竞购推特的过程中,伯查尔始终留在马斯克身边。他帮助安排了数十亿美元的融资贷款,并代表马斯克向股东和交易员介绍了这家社交网络服务的未来发展方向

4 月份时,马斯克对推特的竞购要求他投入数百亿美元的私人资金,这需要他进行更审慎的考虑。与此同时,特斯拉股价开始下降,因为大盘再次下跌,导致马斯克的净资产价值缩水。今年 5 月,伯查尔要求马斯克取消对库尔加诺夫的任命。其他顾问也证实,马斯克同意让库尔加诺夫离开。最终,马斯克的钱没有花在与高效利他主义相关的举措上,库尔加诺夫在马斯克基金会的电子邮件六周前被关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allirelandcrafts.com